首页

搜索 繁体

第2699章(1 / 2)

第章

求同存异,谈何容易。当下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参与会谈这三方的利益诉求各不相同,都希望能在贸易关系中为己方争取到更多的好处。

对马藩作为朝日贸易的主要受益者,其获利手段主要是来自沿袭数代人的贸易特权,改变现状就等于动摇宗氏的立足之本。而宗雄太作为既得利益者,不可能轻易向另外两方妥协。特别是近些年逐渐挺直腰板的朝鲜人,如果在贸易争端中对其让步,那可能会引发一系列宗雄太不愿见到的连锁反应。

而釜山坐拥天然良港,但因为历史原因,却必须要将大部分对日贸易交到对马藩手上操作,这就等于是将大量利润白白送给了宗氏。过去贸易不发达的年代倒也罢了,但如今釜山港已经成为这个地区最重要的国际港口之一,贸易规模不断增大,每年流入对马藩的财富甚至比釜山更多,朝鲜人对这样的现状自然会觉得十分不甘。

文志鸿将海汉使团视为助力和保护伞,宗雄太则是想方设法要切割海汉与朝鲜之间的关系,试图把三方会谈变成两个一对一的局面来分头解决问题。但此时在会谈中起主导作用的海汉使团,却并没有另外两家那么强烈的企图心。

此次在釜山临时举行的三方会谈并不在使团的预定任务之列,只是被地方官府作为了海汉在釜山开设专区的交换条件之一,使团为了顺利推进专区计划实施才答应下来。当然了,此事对海汉并无坏处,使团研究形势之后,其实也是存有搂草打兔子的心思。能捞到一些好处固然最好,即便最终没谈出结果,海汉也不会有什么实际损失,顶多也就是在釜山多耽搁几天罢了。

陶弘方很清楚釜山官府的小心思,因为设立专区而从海汉这边丢掉的税款,就想换种方式从对马藩那边找补回来。而釜山跟对马藩能不能谈成新的贸易协议,对海汉的商业利益影响极小,即便谈不拢,也并不会阻止专区方案的落地实施。

至于对马藩的态度,同样也不太可能影响到海汉在这个地区的贸易活动,而且陶弘方确信坐在对面的宗雄太也很清楚这一点。

当年海汉军攻打平户藩时,对马藩就是距离战场最近的旁观者之一,即便辖区距离平户岛仅几十里,也没敢出兵救援平户的田川氏。而如今驻扎在佐世保的海汉舰队,每年至少会在朝鲜海峡进行一到两次的巡航训练,其路线也会穿过对马藩所辖海域,这就意味着如果对马藩行事有什么不妥,那海汉舰队可以在很短时间内就出现在阿须湾外。

所以面对通行于朝鲜海峡两岸的海汉商船,对马藩从来都是不闻不问。有没有所谓的区域贸易协议,根本就不会影响到海汉商家在这一地区的贸易活动。

但如能借此挑动朝日两方斗上一斗,陶弘方倒是乐见其成。

朝日两国间的宿怨由来已久,每隔百十来年就会打上一次,上一次两国大规模交战距今也才六十多年而已。而海汉可从未有过要让这两国完全和平相处的打算,朝日保持一定程度的对立,斗而不破,才最为符合海汉的利益。

三方的利益诉求各不相同,各自都有小算盘,在这种情况下想要达成一致意见,自然是难于登天。谈了半晌,三方还是鸡同鸭讲,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

在场众人中,也只有朱子安可以完全以置身事外的视角来观察三方的会谈。

热门小说推荐

点击榜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