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主人我的爱之惊涛骇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我的主人我的爱之惊涛骇浪】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的主人我的爱之惊涛骇浪】

    作者:入戏丨太神

    时间:28.2.2

    字数:593o

    我的主人我的爱之惊涛骇浪

    海风迎面吹在我的脸上,冬天的季风很硬还真是让我有点受不了,雅萍和志

    杰在我的身边看着远处的风景,说实话,这是我这辈子次坐船、次看到

    真正的大海是什么样的,我站在围栏前已经无法形容现在的感受。

    我约了志杰出来,本意是想借机问他学生会和学校的事情,没想到他却借此

    让我登上了啊海的捕捞船,我没有做过船,所以临时把雅萍也叫了过来。

    着是啊海次以船长的身份出海,陈叔年纪已高身体也不好,商会犹豫再

    三接受了他的建议把「鱼鹰号」

    捕捞船包给了于大海,这是商会仅剩的四艘捕捞船里最大也是最好的一艘,

    大海非常兴奋,因为他去世的父亲曾经当过这艘船的船长,可惜次出海就不

    幸遇难,之后商会就交给了他爸爸的大副陈叔,现在于大哥接过了陈叔的班做了

    船长,可惜他太年轻,很多有经验的水手不愿意冒险和他出海,志杰是作为帮手

    来的,但他没有告诉大海我们也来了,在码头见到我和雅萍时大海非常意外也很

    紧张,渔民有一个代代相传的祖训,出海不怕,但出海捕鱼船上不能有女性,不

    然除非她的传说中的女神,否则一定会倒霉,轻的空手而归,严重的可能会沉船

    甚至丢掉性命,大海父亲那次出海就是带了一个女人,尽管那个女人只是负责做

    饭不参与捕捞,但结果正式为了救这个女人他的父亲丢了性命,其他水手见到我

    们表情也是怪怪的,所以从一开始气氛就很紧张。

    「你约我有什么事吗?」

    志杰问道「没想到你会给我打电话。」

    本来只想单独和他见面,现在这个样子我只好找个借口搪塞过去,只是雅萍

    的精神好像不太对,平时大大咧咧的她一下变得非常拘谨,话不多,举手投足非

    常小心,简直是变了一个人,我试着和她说话,可她的回应非常迟钝。

    这是捕捞的最后一季,前些天他们已经把笼子放下去了,这次出海就是检验

    成果的时候了。

    「天啊,你看见了吗?竟然有女人。」

    「大海太年轻,见了美女动心了。」

    「要是老船长一定会果断把她们赶下船。」

    大家都在小声的议论,这让我显得十分尴尬。

    「没关系,天气预报说这几天是晴天,暴风云和我们要去的地方还离着远那。」

    大海说完志杰也说:「没错,只要正常干完后是不会遇到风暴的。」

    我紧张的不是这个,没想到这是捕捞作业,这样我要在船上带一周的时间,

    我的工具在如玉那里,虽然我带了备用的,但只能小便不能大便,这样我真是苦

    不堪言,更令我无法忍受的是眩晕,我从来没做过船,要只是在近海还没有问题

    ,可到了公海后风浪开始变大,雅萍比我要好一些,尽管如此我们都吐的很厉害

    ,连续两天都只能呆在船舱里,不过这样一来根本吃不下东西,至少不用担心大

    便的问题,我也只能找这样的借口安慰自己。

    今天风和日丽,我们如愿来到了捕捞地点,我和雅萍也都好了很多,终于鼓

    起勇气走出了船舱。

    水手和啊海都在紧张的忙碌着,这个季节最主要的就是捕蟹,所有的蟹笼都

    要在黄昏前完成装船,不然夜里顶风作业危险太大。

    「哇塞!好美的景色,看来答应你出来是正确的选择。」

    雅萍好像一下回复的活力大声叫道:「你们好我的水手。」

    一个年轻的水手笑着大声回答:「你好美女,谢谢你给我们带来了运气,着

    次可是大丰收啊。」

    「哈哈哈哈」

    雅萍笑着说:「那你们可要请客,我要把这几天吐的都吃回来。」

    我无奈的摇摇头,看来她彻底恢复正常了。

    我把雅萍拉到一边询问:「你这几天到底怎么了?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雅萍委屈的哭了说:「我也不知道,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感觉悲伤无

    助,很绝望,非常想依靠别人。」

    「你去过惩罚部了?」

    她点点头。

    原来自从她加入学生会的宣传部一些学长就开始找她的麻烦,接受了几次象

    征性的惩罚后,最终被送进了惩罚部接受残酷的拷问。

    「被绑起来灌水,被强迫做很多不想做的事情。」

    雅萍气氛的说:「甚至被男生打屁股,这可是本小姐的奇耻大辱。」

    「为什么不反抗。」

    她摇摇头说:「开始我是反抗了,但不知道那个毒蝎女人给我下了什么药,

    后来我就只能乖乖的听话,也想反抗,但做不到,刚有这个想法心里就非常难受

    ,慢慢的我竟然开始感动这种折磨是一种享受,实在太可怕了。」

    雅萍哭的有点哽咽,自从我搬去和婉君同住,那个叫马世豪的学长就代替我

    和她住到一起,自从接受了惩罚部的拷问式调教,雅萍就像变成了姓马的女仆一

    样,而马世豪就像是她的主人似的,雅萍除了对性爱拼死抵抗外,其它的事情全

    都言听计从不敢反抗。4V4v.o

    最后她提到了味道,进入拷问社起她就闻道一种让她很恶心的味道,看来我

    想的没有错,如玉她们借助惩罚的名头,用酷刑和药物对学生进行洗脑,让这些

    男孩女孩变成听话的木偶,这里面一定大有文章。

    听了我的话雅萍非常害怕和气氛,她表示回去后就向父亲说明。

    看来这几天的恶心呕吐间接的帮她摆脱了精神上的控制。

    很多老船员纷纷离开,志杰是作为临时机械师过来帮忙的,水手除了两个其

    他也是新招募的,大家配合还不是很默契,原本黄昏前可以完工,没想到一直拖

    到晚上,整整耽误了三个小时,就是着不长的三个小时却让我们惹上了大麻烦。

    「天气预报说暴风突然转向,很快就会和我们遭遇。」

    大海严肃的说:「本来不想告诉大家这个消息,因为如果按计划完成我们现

    在已经走远了不用担心风暴,但现在是不可避免了。」

    他冷静的说:「女孩子呆在船舱不要出来,志杰要巡视机舱检查可能的隐患

    ,其他人到甲板把笼子都固定好,相信我,我们可以平安回去。」

    风浪越来越大,船体摇晃的非常厉害,没想到这么快就遇到暴风了,我和雅

    萍抱在一起相互鼓励「不怕……不怕,没事的」

    一阵大浪袭来船感觉要翻了「啊……救命啊……妈咪我不想死在这种地方。」

    看来我是没有当水手的天赋了,可能是害怕让我陷入了另一个困境,尿急!

    「反正你尿不出来就憋着吧」

    「开什么玩笑」

    我对雅萍叫道:「你想让我憋暴吗?我宁愿被水溺死也不想这样结束自己的

    生命」

    看来她也遇到了和我一样的问题,我们打开舱门,把安全带系到腰上,另一

    头挂在栏杆上,我排尿用的软管和针头掉了,这可是我的命啊,我赶忙底下身去

    找,偏偏这个时候一个浪打来,船体剧烈的摇晃,我的头磕在了栏杆上顿时流了

    血,雅萍一下慌了,她没有系好安全带就跑了出去喊道:「有人收伤了,快来帮

    忙啊。」

    看她跑上了甲板我也急了,顾不上找掉下的针和软管追了出去,志杰正在固

    定起重机的插销,见雅萍跑了出来大叫道:「快下去,危险!」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喊声在风暴里显得那么微弱,突然一个大浪淹没了整个甲板,就好像自己一

    下掉进了水里,我无法呼吸紧紧抓住栏杆,水退去之后我呆呆的看着狼藉的甲板

    大叫道:「雅萍!你在哪,回答我。」

    「有人落水了!」

    一个水手靠着围栏,安全带把他固定住,因此他没能在最后时刻抓住雅萍。

    志杰顾不上其它,解开安全扣跑了过来,这时那个销子掉了,起重机的挂臂

    开始来回的摆动,最后和蟹笼撞倒一起,志杰来不及躲开被笼子压在下面。

    场面十分混乱,大海从驾舱里出来大叫:「你们把蟹笼移开,快救人,把销

    子固定。」

    然后将缆绳绑在身上跳进了波涛汹涌的海中。

    我被眼前的一面吓坏了,完全不知该怎么办,前一刻雅萍和我还有说有笑,

    转眼她和啊海就消失在我的眼前。

    直到志杰的大叫声才让我回过神。

    「快来帮帮我,我被压住了。」4V4v.o

    他被一堆蟹笼重重压在下面动弹不得,只有头和肩膀露在外面,可是无论他

    怎么求助,甲板上的几个水手都紧紧抓住护栏不敢过去,他呼救的声音越来越小

    ,这样他会被压死的,趁着一阵海浪过去的空隙,我解开安全绳跑了过去,抓住

    蟹笼用尽全力抬高了起来,也许是压力瞬间减少让志杰恢复了知觉,他大叫:「

    疼死了,快帮帮我。」

    然后他一下沉默了,呆呆的看着我说:「你……你在干什么,不要命了吗?

    你坚持不了多久的,海浪会把你带走的,快……快离开。」

    「你能不能不要说废话,真的好重。」

    我刚说完一个浪打了过来,我浑身已经湿透,但依然坚持着,志杰急了大叫

    :「你疯了吗?一个女孩子坚持不了的,快放手啊。」

    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质问道:「如果现在是你的母亲,你认为她会放手吗?」

    「废话,当然不会。」

    他叫道:「可这跟你没关系。」

    我急了骂着说:「混蛋,你以为女孩子都是娇滴滴的只会哭吗?换成你的母

    亲,她一定会坚持到最后一刻也要救自己的孩子。」

    我说道:「这就是女性伟大的原因,所以你个白痴最好给我闭嘴。」

    一个巨浪打过,我差一点就被冲走了,脚下一滑跪在地上,志杰惨叫「啊啊

    ,好疼啊。」

    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一个生命在我面前消失,哪怕他是我的仇人,况且志杰还

    帮过我,随着肾上腺素的大量分泌,我不在感到恐惧和疼痛,再次抓紧笼子抬了

    起来。

    「求你了,放手吧,我不能让一个女孩子为了我丢掉性命。」

    「王八蛋,你给我闭嘴!」

    我喊道:「林志杰,你给我听好,只有我还有一口气就绝不会放弃希望,你

    给我好好活下去别再说那种丧气话。」

    他哭了,哽咽了一会然后冲着对面叫道:「你们这些混蛋是不是男人,难道

    还不如一个女人吗?还不过来帮忙,都是瞎子啊。」

    那几个水手被我的行为震撼了,在我的感召下,他们解开安全绳跑了过来,

    两个人帮我把笼子抬高,另外两个人终于把志杰拽了出来。

    「缆绳!快!」

    志杰躺在地上指着围栏上的缆绳叫道:「快拉缆绳。」

    我们一起拽住缆绳往上拉,终于一只有力的打手抓住围栏,啊海把雅萍用缆

    绳绑在身上救了上来。

    「天啊!她没有呼吸了」

    我惊恐的叫着「快想办法救她啊」

    大海解开雅萍的外衣,两双大手用力撕开了她上锁的内衣,要知道就算用刀

    都很难把这种内衣划破,大海为了救人已经不顾一切了,衣服撕开时他的手也流

    了血,大海按住雅萍的胸部,同时口对口的做人工呼吸,随着一口水从雅萍的嘴

    里吐出,她恢复的意识醒了过来。

    「她醒了,哈哈哈哈」

    所有人都笑了。4V4v.o

    我和志杰一瘸一拐的把雅萍扶进了船舱,身后的大海大声叫道:「把笼子固

    定,所有人注意,保持航向全速,风暴已经减弱了我们的机会来了,一鼓作气冲

    出去。」

    大家不再相互埋怨,而是真的开始并肩作战忙碌起来。

    船舱里,摇晃不再那么剧烈了,雅萍躺在床上睡着了,我无力的坐在椅子上

    ,双手几乎抬不起来,手脚都在不停的哆嗦,志杰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他身上

    缠着绷带,我问道:「你不要紧吧?伤的重不重?」

    「没关系」

    他摇摇头说:「肋骨好像折了一根,应该还撑得住,脚扭伤了,但还可以走

    ,那个……谢谢你。」

    我澹澹的一笑,然后剧烈的胀痛让我的表情几乎扭曲。

    「快,帮我找一样东西……」

    志杰拿出手里的针头和软管说:「你是在找这个吧。」

    我已经没有办法了,用仅剩的力气噼开双腿说:「帮我,但不要偷看。」

    志杰打开了我内衣的锁扣,然后红着脸把针头插进我下体的锁孔里,接好软

    管后把另一头放进嘴里。

    「快停下……」

    我看着自己的尿液从软管里流出进入他的嘴里,志杰迅速的取出嘴里的软管

    ,看着尿液慢慢的流出来,我和他都松了口气难为情的笑了。

    他帮我把针头和软管取出说道:「还好在走廊里发现了,不然你有的憋了。」

    然后抱着我,抱得非常紧,在我的耳边说道:「是你救了我,谢谢。」

    突然他深深的吻住了我的嘴唇,着突如其来的一吻让我不知所措,但我没有

    反抗的意思。

    他脸红的说:「嫁给我!做我的新娘。」

    搞什么!他这是在求婚吗?这也太直接了,我承认我对他有似曾相识的好感

    ,但这样直接的表白我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

    「没关系,那可以先成为恋人。」

    他笑着说:「知道吗,自从被你撞倒,眼看到你,我就感觉你不一样,

    你的勇气、善良、坦诚还有你的美丽,你就是我梦寐以求的女神,从那一刻起我

    有了活着的方向,我有了活下去的动力。」

    什么啊,说得我好像是他的救世主似的,让我浑身都不自在好肉麻的感觉。

    「如果我们可以活着回去,答应我告诉我所有你知道的秘密。」

    他看着我的眼睛说:「看来你已经察觉了,如玉已经要对你动手了吗?,放

    心,只要你成为我的女朋友这个世上没有人敢伤害你,我保证,我会告诉你我的

    一切。」

    志杰从生下来就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从小母亲就把他送到了教会的孤儿院

    ,每年母亲只见他一面,长大后他进入了贵族学校,母亲告诉他,爸爸有一些原

    因不能认他,因为他是私生子,不过爸爸很愧疚,所以每个月都会寄来很多钱,

    他原本就是个不应该的存在,不过久而久之他也就任命了。

    高中毕业他被送到这里进修,很快就发现了这里的异常,但有一股强大的力

    量保护着他,既不让他受到伤害,又极力让他远离真相。

    不过他还是靠自己打探出了一些端倪,这里的学生一般分为三种,一是品学

    兼优、二是富家子弟、三就比较奇怪了,她们成绩一般般家境也不富裕,唯一的

    共同点,这些学生都是相貌堂堂的俊男靓女。

    之后在学习生活中她们会被各种理由带到惩罚部接受处罚。

    所谓的处罚其实就是不伤及身体的拷问和刑罚。

    同时她们会被药物催眠进行精神折磨,直到他们成为完全服从命令的木偶,

    然后这些人就会消失,校方的解释是交不起学费或违纪等原因被强制退学,奇怪

    的是这些人的父母都没有来找过或询问过。

    慢慢的一些富家子弟也进入了这个行列,不过他们不是真正的豪门,大多数

    是像雅萍那样的暴发户。

    雅萍虽然家境不错,但她爸爸的公司壮大也就是这几年的事情,主要还是靠

    这座城市的崛起帮的忙,毕竟这里无法停靠大型的货轮,所以城市建设只能靠公

    路和铁路的运输,雅萍爸爸只是这些爆发户中的一个。

    这就奇怪了,为什么这些不缺钱的人要把自己的孩子送到这里受罪那?这个

    原因志杰也不清楚,他只知道,这些所谓的拷问不过是让这些孩子听话,让她们

    像宠物和奴隶一样服从主人的命令。

    而如玉和司徒校长不过是表面,她们的背后肯定会有更大的人物在操纵着一

    切。

    「司徒校长是个教授,你身上穿的这种塑形的紧身衣,它的材质记忆纤维和

    强化树脂就是他的发明」

    志杰说道:「他最新的发明就是钢化纤维,让金属拥有丝般的光滑和接近一

    般布匹的柔韧性,不管怎样他是个天才,主要的是他们好像对我很忌惮,所以你

    成为我的女朋友后会绝对安全。」

    听完他的话我陷入了沉思,原来他和我有点像,我们都是原本该永远消失的

    ,但又成了不该存在的存在,真是讽刺,我无力的躺在他的怀里说道:「我穿上

    这件折磨自己的衣服是有原因的,我不是为了得到完美的身材,而是为了一个男

    人,一个让我变成女人,然后又将我抛弃的男人。」

    「你还爱着他对吗?」

    志杰看着我低声的说。

    我点点头没有回答。

    「不管你有怎样的过去,我会用行动证明我比那个男人优秀,相信我,我不

    会强迫你做任何事,直到你接受我的感情。」

    我心情非常复杂,我不知道该不该拒绝他,我犹豫了,既然事已至此我想顺

    其自然吧。

    舱门打开了,一个水手高兴的说:「上帝啊,我们成功了,我们冲出风暴圈

    了,我收回之前的话,你是女神,是你保护了我们谢谢。」

    我和志杰都笑了,还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的那,他扶着我走上了甲板,水手

    们都过来向我问好,有的甚至亲吻了我的手背,我看着远处的彩虹说道:「这次

    出海真是惊心动魄啊。」

    志杰亲吻着我的额头说道:「你注定要接受上天的考验,然后你会成为最美

    的天使,因为你是唯一的。」<div id=t_tip"><b>:</b>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